开箱的开箱文(下)
〉〉 开箱的开箱文

不光是表面,iPhone 的包装外盒连内侧都平滑无暇,有如刚切出来的嫩豆腐。

除了纸盒基底採用技术门槛高的「V 字切割」技法外,苹果还掀起了「贴箱界」糊薄面包装纸这道工序的革命。首先,是被称之为「Flap」的粘黏处涵盖整个纸盒短边侧的面积。这幺一来,纸盒短边侧的表面便不会因为包装纸重叠面积不一而有高有低。

开箱的开箱文(下)

一般自动製盒机的大量生产方式如上图右半部所示,先将纸盒基底的长边与短边以胶带固定,接着左右的 Flap 必须各自黏贴于基底的短边侧,且尺寸只有如 2 所示红色虚线梯形框的大小。这幺一来,不光是包装纸的重叠部分,胶带、黏着剂所造成的厚度皆使得纸盒表面突起或高低不平的问题更加严重。相对地,苹果的做法则是不以胶带固定纸盒基底的长边与短边,而是仅以黏着剂固定纸板与纸板的相接处,如红线所圈出的 A、B 所示。接着,为了维持表面的光滑平整,如上图左中、左下的红色虚线长方框 2、3 所示,左右 Flap 的大小均等同于纸盒短边侧的面积,2、3 交叠完毕后在 4 的部分上胶,最后反摺至纸盒短边的内侧。

而纸盒内侧的枝微末节,苹果也毫不放过。一般「贴箱」四周的摺边宽度为 1 至 2 公分左右,如下图右半部所示。若想要藏住摺边,则另行贴上「遮羞纸」了事。但苹果的做法却是一气呵成地反摺到底,摺边涵盖了整个内侧的面积,连最不起眼的地方也贯彻其龟毛的意志。一般的自动製盒机只能同时进行左右两侧的反摺动作,若是苹果所要求的规格,如下图左半部所示,反摺到底的宽度势必造成纸片与纸片互相打架,导致机器无法顺利进行加工。

开箱的开箱文(下)

从里到外无懈可击的平滑无暇,并不只是对美感的追求这幺简单而已,更为包装外盒的开阖手感带来这样的效果 — 欲将盒盖与盒身分离时,两者间的缝隙充满着空气,使得盒盖能顺畅无阻地轻鬆打开;欲盖上盒盖时,只要对準盒身边框的位置,即可透过盒盖本身的重力,顺畅无阻地轻鬆盖上盒盖。这就好比开阖茶道爱好人士所讲究的精緻 「茶筒」般 ,在消费者初次与 iPhone 面对面时,便能感到高层次的产品价值。

村上社长表示,「就苹果所需的量来看,iPhone 的包装外盒不太可能以手工一一製作。但一般业界所使用的自动製盒机,在理论上又无法消化苹果所要求之异于常人的规格」。那幺,iPhone 的外盒是怎幺来的? 对此,不找出答案绝不罢休的日经 Design,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最后,辗转得知日本国内存在可製造出与 iPhone 外盒相同规格的之特殊自动製盒机的消息。踏破铁鞋,日经 Design 总算查出这部神奇机器,也就是 义大利 Emmeci 公司所製造的「MC-2004 MEB ST-HM」 的落脚处 — 位于东京的贴箱製造商 三光纸器工业所 。

三光纸器工业所的製造统筹部长菊池嘉章在接受日经 Design 採访时表示,一直以来业界所使用的自动製盒机,皆以左右同时进行的方式,黏贴纸盒短边侧的 Flap 部分与四周摺边。因此,在处理苹果规格之大面积的 Flap 与超宽摺边时,便会出现纸片互相打架而无法顺利黏贴的问题。此外,一般自动製盒机在黏贴纸片时所需的板型转轮零件,其尺寸也并非设计为足够涵盖整个纸盒侧面面积的大小。简单地说,一直以来自动製盒机的设计概念,皆基于「一次的动力供给便得完成一连串黏贴作业」的想法。因此,包装纸盒的机械生产存在着诸多限制。而 Emmeci 公司所推出的特殊自动製盒机,分别以不同的马达控制各个黏贴的步骤,完全颠覆过去自动製盒机的设计思维。

几年前三光纸器对是否引进 Emmeci 的生产设备进行评估时,菊池部长曾远赴义大利造访。当时 Emmeci 展示了与 iPhone 包装外盒的结构几乎雷同的样品,经手过不少名牌精品包装外盒的菊池部长看了以后相当纳闷,到底是什幺样的企业,为了什幺样的目的,非得需要 MC-2004 MEB 这种违反贴箱界常识的机器? 之后 iPhone 包装外盒随着机子一起亮相,菊池部长这才明白 MC-2004 MEB 之所以存在的道理。菊池部长更表示,至今他尚未看过其它足以匹敌 iPhone 包装外盒品质的纸盒。也就是说,目前充分活用 MC-2004 MEB 这部机器的企业,只有苹果而已。

主导引进 MC-2004 MEB 的三光纸器社长堀泰之进一步表示,「说 MC-2004 MEB 是为了苹果而诞生也不为过。无庸置疑地,苹果的存在,是 Emmeci 开发 MC-2004 MEB 最强有力的后盾。」苹果在传统产业所掀起的革命,除了以铝加工领域为主外,还不为人知地影响了贴箱界。堀社长语重心长地说,不要天真地以为拥有 MC-2004 MEB 这部机器就能轻鬆製造出苹果品质的包装外盒。纸是有生命的,会因为一点小小的因素而膨胀收缩,不但影响加工时的精确度,还会出现翘起或弯曲的现象。除了选择适当的黏着剂与讲究黏贴时的每一道手续,还需要不易膨胀收缩且与黏着剂亲和力高的好纸。此外,也必需妥善掌控工厂的温度与湿度,并具备使黏贴完毕的纸张完整服贴于纸盒基底的加压技术等。在对所有步骤追求极致的面面俱到之下,才有可能製造出苹果品质的包装外盒。

堀社长更明言,要是哪天接到苹果生产包装外盒的委託,平均一个的报价会上看至日币 600 円,且事前需要相当期间的準备才行。对包装非常讲究的和菓子、名牌手表等精品外盒大约为日币 300 円左右,相较之下 iPhone 的包装外盒简直就是高档货中的高档货。堀社长表示,他到目前为止鲜少接到「这幺一丁点大小就要日币 600 円」的订单。

这幺一个大家总是忘了它的存在的包装外盒,值得这些人如此大费周章的原因在哪? 村上社长在其公司简介中所阐述的概念告诉了我们答案,大意如下:

「人对于事物的可识别範围,也就是可言语化,以定性或定量方式描述的部分,只不过占了 5% 而已。剩下的 95% 则是无法逻辑式说明的感觉、感性部分,也就是所谓的『非言语领域』。

过去各行各业只要管好『言语领域』内的事即可,但现在是不跨进『非言语领域』,便难以向消费者传达产品诉求的时代。没错,透过『感性』的诉求。比方说,法拉利就是比 Toyota 多了一份难以形容的『性感』与『姿色』。大家都很容易感受得到法拉利的『性感』与『姿色』,但很难以精準的数据或文字表达。从『经验值』与『感觉』累积而来的东西,是没办法言语化或量化的。

的确,就 CP 值来说,以 Toyota 为首的日系车种可以说居世界之冠。不易故障、维修方便,在性能与品质方面也没什幺好挑剔的。不过,说到『性感』、『姿色』,以及『驾驶时的快感』,日本车则比双 B、法拉利等逊色了许多。这是从直接触动人心的『感受』,而不是『规格』所创造出的企业、品牌价值。我们的存在便是透过『贴箱』,为客户的企业、品牌价值建立献上最诚挚的心力。」

包装是钱花在刀口上的投资。视包装等众多项目为成本而东砍西砍,最后砍到不知剩下什幺的思维,与苹果、 Emmeci 、村上、三光等的做法实为极端的对比。

参考文献: 异例の1个 600 円 iPhone「箱」に革命


上一篇:
下一篇: